岁月轻狂

【周喻】Make love forever(一发完结)

好看(。・ω・。)ノ♡

红包子的绝杀。:

这是给 @游千 太太《我和理智谈了三年恋爱》三刷的gay文


本子完售好久了P哥今天提起来我才想起来哦我原来还有个gay文可以拿出来混更(x


有肉,所以放在不老歌里一部分!!!


文具体讲了啥我已经忘了毕竟去年的事儿了(唉老了


因为有妹子说打不开不老歌所以我又做了截图放在了子lo里(之前被屏蔽过一次不知道现在咋样了)是长图,注意流量w


*18N,各种play,注意背后,如有不适快速翻页,么么哒




01 笑话


轮回战队内部有个群,不管是经理也好,战队现役成员也好,都蹲在这个群里,甚至还有已经退役百八十年的老选手以及嫩的不能再嫩的训练营小朋友,把个500人的QQ群塞的是满满当当,有些青训营小朋友甚至为了争取围观大神的进群名额,在竞技场的小黑屋里打的不可开交。


这个传奇的QQ群名字很亲民,叫“轮回战队宿舍楼”,轮回的各位都挺喜欢没事儿刷刷这个群,女生讨论讨论购物,男生讨论讨论比赛,领导宣布下通知,大神指导下小朋友……也算是个大型生活服务类QQ群。


这天,群里突然蹦出这么一条消息,在一个万籁俱寂的凌晨三点——




笑歌自若:老婆让我帮忙买个化妆品,我把名字给忘了,有没有妹子给提示一下?大概是make什么的,多谢。




凌晨三点,躁动的人儿遍地走,很快,方明华同志便看到几个文字泡冒了出来——




无浪:HK的活动顺利吗?/呲牙


云山乱:唉,boss又被兴欣溜跑了,夏修期能不能让人好好打个荣耀?/发怒


一叶之秋:方大哥去HK干嘛?


无浪:@一叶之秋 HK有个牧师表演赛,霸图的张新杰也去了/呲牙


一叶之秋:哦,副队你别发/呲牙这个表情了


无浪:@一叶之秋 好的/呲牙




根本没人搭理方明华的问题,方明华有些无奈,看着弹出来的聊天气泡连起来已经能环绕地球两圈了,他只好又复制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笑歌自若:老婆让我帮忙买个化妆品,我把名字给忘了,有没有妹子给提示一下?大概是make什么的,多谢。




这回总该看见了吧?方明华大大松了一口气,在床上翻了个身。




无浪:/呲牙 懂行儿的妹子们估计都睡了,你要不明天再问,或者直接问问嫂子?


笑歌自若:唉,她跟我说了好几遍了,我没记住……明天下午的飞机回S市,尽量能在上午买到……


吴霜钩月:make love for ever我记得我女神用过


无浪:/呲牙 好老公啊


笑歌自若:唉




等等,刚才谁说了个什么?!方明华赶紧往前滑动聊天记录——




吴霜钩月:make love for ever我记得我女神用过




名字是长得差不多……怎么就……听起来怎么就怪怪的?




吴霜钩月:……make love forever,方大哥你看见了没?


笑歌自若:看是看见了,怎么……怪怪的,你确定你记对了吗?


吴霜钩月:上次女神录节目在后台补妆的时候我看见她用的!千真万确!


轮回工作人员女1: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命了杜小明好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来看@轮回工作人员女2


轮回工作人员女2:嗯?咋了?我才出JJC……


轮回工作人员女2: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吴霜钩月:……


吴霜钩月:怎么了?


轮回工作人员女2:那个化妆品牌子,是make up for ever


无浪:/呲牙


云山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残忍静默:我滴个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枪穿云:/大笑


一叶之秋:?


吴钩霜月:……队长你就别出来说话了,我现在几乎是崩溃的。




周泽楷大半夜被手机震醒了,缓缓支起身子,伸手去摸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或许是起身的动静被安静的夜放大,惹得身旁熟睡的人翻了个身,他的脸庞被窗外的路灯映亮。


本打算摁亮屏幕的手指缩了回来,周泽楷捏着手机轻手轻脚地躺回了床上,和喻文州面对面地躺着,空调的凉风打在裸露在外的手臂上,喻文州温热的鼻息兜兜转转,柔软地扫在他的鼻尖上。




氛围太美好,周泽楷忍不住凑过去吻了吻那人挺直的鼻梁,伸出手指捏捏那人的耳垂,触感好的让他的笑容顺着眼角爬上了眉梢。


喻文州睡得很熟,并没有因为这小儿科的骚扰而醒来,周泽楷心满意足地亲了亲这人因为睡觉而微微张开的唇瓣,用被子蒙了头,生怕光漏出来一般塞好了被角,这才戳开手机查看消息。




杜明闹了个老大的笑话,此刻正悔不当初痛不欲生,连俱乐部门口负责接待的两个妹子都开口调戏他,周泽楷嘴角抿着笑,敲了个大笑的表情过去,却被杜明哭唧唧地抱怨了一顿,哀叹居然连队长都来嘲笑我。


周泽楷正盯着手机憋笑,喻文州那边却有了些动静,他动了动手臂,摸到周泽楷紧实的小腹后,确认般地摸了两把,搭住就不动了,周泽楷拿着手机整个人都僵在了被子里,屏住呼吸,任由喻文州搂着自己的腰,喻文州安静了一会儿,过了半晌,带着睡意的鼻音隔着被子传入了周泽楷的耳朵里:“……怎么不睡?”


“我……”周泽楷有些愧疚,赶紧从被子里钻出来,卧室里的空气微凉,打在他发烫的皮肤上,“……吵醒你了?”


“没,”喻文州半醒不醒的时候鼻音很重,气音软糯,“我自己醒的。”


周泽楷和喻文州面对面躺着,能看见那人惺忪的睡眼里闪着柔软的光,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温热干燥,夜晚的浓墨重彩,丝毫没有影响此刻两人目光的对接。


真是个适合接吻的好气氛啊,周泽楷在内心感叹了这么一句,同时也身体力行的向那人嘴唇的方向凑去——




“在看手机?”


喻文州似乎早就料到周泽楷的动向,立马就用手抵住了他的肩膀阻止青年的靠近,开口转移他的注意力。


被拒绝了,周泽楷瘪了瘪嘴,大晚上发情是不太好,可谁叫这月色太美气氛太好,可不能怪他。


“群消息在震。”,所以他就顺手看了看。


喻文州在昏暗中打量着同床人生闷气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笑了一会儿发现周泽楷投过来的不解目光,补偿一般地主动凑过去吻了吻周泽楷的下巴,结果被周泽楷摁住后脑,像大狗一样在脸上胡乱亲了几口。


“群里有什么段子吗?我听见你在笑——好了好了你胡渣好扎……”


“嗯——”


周泽楷煞有介事地拉长了声音,他很喜欢喻文州主动打听他的事情,拉长鼻音里就带着低沉的喜悦。


“哦?还卖起关子了?”


周泽楷仔细想了想,一句两句好像也说不明白,干脆直接把手机塞给喻文州看。




喻文州看完也笑了半天,周泽楷也盯着他笑。




“困吗?”


“不困……嗯,不如来聊天?”


“好。”




02 第一次




喻文州:你第一次跟谁?


周泽楷抓耳挠腮:嗯……你猜。


喻文州:切


周泽楷不满:你呢?


喻文州笑:嗯……你猜。




周泽楷的第一次没什么新意,发生在宾馆的大床房里,和他喜欢的人,那时刚确定关系没多久,纯情的东西铺垫了挺久才想起来要开荤,被稀里糊涂的勾引上了床,回想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子的小激动。




“那回啊……你真是做太多次了。”喻文州轻描淡写地抱怨了一句。


“呃……”周泽楷发出一个尴尬的单音节,摸了摸自己的鼻梁,眼里闪亮亮。




那天不知是为了庆祝什么,喻文州被灌了一点酒,蓝雨那边都没什么好酒量,几瓶锐澳混着点啤酒就晕乎着被搀回房间了,黄少天被架走前还嚷嚷着让还能走直线的把他们队长送回去,周泽楷沉默着架起了喻文州,喻文州感觉到来人是他后,歪过头还冲着他笑说,“小周,我还好。”


周泽楷看着他的笑容愣了愣,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直到搀着人进了电梯才把人往怀里抱了抱:“文州……你房卡?”


“嗯?……嗯,房卡……呵呵……”喻文州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只是靠着他笑,身上弥漫着酒精的味道,勾得周泽楷有点上头。




无奈的周泽楷只好在喻文州的身上摸房卡,喻文州就软软地趴在他肩头任由他摸,偶尔发出两声哼唧的声响,整的周泽楷手心发烫,实在不敢再摸下去了,只好带着人回自己的房间。




“文州,你站好……”周泽楷想让喻文州靠着门框站好,自己好腾出手来掏房卡开门,谁知道喻文州就是不合作,软绵绵地就要靠着门框往下滑,只好把人单手抱进怀里,掏房卡利落开门,抱着人进了屋。




门关上的瞬间,周泽楷就被怀里的人摁在了门板上,咔哒,防盗链被挂上。


“文州?”


刚才还软绵绵的恋人突然就这么精神,要不是他身上的酒香一个劲儿的往鼻子里钻,周泽楷一定会觉得刚才那场酒会都是一个梦。


“小周,”喻文州伸出一只手捏了捏周泽楷的耳垂,“回神了,我没醉。”


“那你刚才……”


“呵,”喻文州轻笑,“如果不那样,怎么能光明正大到你房间来?”




周泽楷虽然是个处男,但喻文州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自然是顿悟。




===================


剩下移步不老歌,戳我(¯﹃¯)


不老歌打不开就戳我的子lo,注意不要赞推!已经被屏蔽很多次了!戳我(¯﹃¯) 密码baobaobao


===================


 


酣畅淋漓的性事结束,两人简单清理了一下,躺在床上又不想动了,喻文州抱着平板看资料,周泽楷又开始对着手机乐——


“怎么了,又乐成这样?”喻文州被他笑的集中不了注意力,索性凑过来看他的手机。


“你看——”




这次周泽楷打开的群是荣耀职业选手群,不知道是谁把昨晚上杜明闹的笑话传到大群里去了,连退役许久的叶修等潜水老怪们都被这个笑话炸了出来,组了个团来逗杜明,现在大家正逼着杜明给唐柔当场表白,周泽楷想象着杜明现在面对屏幕的表情觉得他指着这个笑话能乐到明年去。




群里——




吴霜钩月:唐柔……那什么,我,我,我……xihuanni……我想……he你zai


寒烟柔:好啊/微笑


吴霜钩月:不不不我是说我……啥?!!!!!!!!


夜雨声烦:yooooooooooooooooooo


海无量:yooooooooooooooooooo


无浪:/呲牙/呲牙/呲牙/呲牙/呲牙


……




“杜明也算是……暗恋修成正果了,真好。”喻文州笑的肚子痛,最后这样总结道,然后歪头去看周泽楷的反映。


“我早就修成了。”周泽楷笑着亲了亲喻文州的鼻梁,得意地说。




Make love forever.


让爱永恒。




<Fin>




FT:


1w字的纯肉!i easy吗i!!!!(走开


我超级超级荣幸能给三年写G啊!大包咋我只能暗搓搓藏在太太们中间用简单粗暴的肉来勾引你们了!(搓手


怎么说,应该是个独立的故事,跟三年关系不大!


人物的设定也是……赖皮周X诱人喻(并不!


OOC也别打我啊啊啊啊!太羞耻也别打我啊啊啊啊!


肉国人终于交了全肉的1w字!我骄傲!QvQ


祝三年大卖!


请跟我一起喊!爱周喻!爱包咋!>3<




行了,混更完毕!!!!



评论

热度(290)